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[BL/GL小說] 小弟來了〈完〉 作家: 林佩<jbookmaker+txt>

我叫石華,今年剛滿十八歲,出生於一個平凡普通的家庭,上有父母,兄妹各一人,今年幸運的通過推甄,九月中要搬到高雄上大學。
  
  現在我站在台南火車站前茫然四顧。第一次來,東南西北分不清楚,不過我早已電話通知哥火車到站的時間,他說會來接我過去他住的地方。
  
  明天是哥大學的畢業典禮,家裡人只我有空能來參加,爸媽忙工作,小妹還沒放暑假,就公推我為代表,參加哥的畢業典禮。
  
  說起那個大我四歲的哥,從小就代替忙碌的父母照顧我跟妹,兇的不得了,管教我們比父母師長還嚴格;不過,憑良心說,他是一個好哥哥,在家裡時把我跟妹的大小事都管理的好好,我們若有事都情願找他商量,不找爸媽。
  
  大四以後他變的很忙碌,只有過年時回家了一趟,我發現他不太一樣了;首先是他摘下了從前那副醜的要命的眼鏡,整個人清爽許多,害得家裡那幾天門庭若市,全都是親戚鄰居過來說服他出門去相親,他死都不願意。
  
  其次他變得嬌貴──從前在家他總是跟在我與妹後面收東收西、順便嘮叨幾句;那次他回來,居然茶來伸手、飯來張口,慵懶的像個貴公子──妹居然開始崇拜起他,說大哥又好看又有氣質,像個偶像明星,牽著他出門時風光的不得了。
  
  還有,那幾天他老是唉聲嘆氣、無精打采的,儘望著自己的手機發呆,我跟妹討論半天,都猜他是不是交女朋友了。
  
  真奇怪,聽說女孩子談戀愛時會變的漂亮,這種定律用在男生身上也一樣適用嗎?哥不但變好看了,連個性都一百八十度大轉變──我們也曾私下偷偷問,他卻否認有女朋友;騙誰啊,當時他明明臉都紅了。
  
  Anyway,總之,哥,現在是盛夏呀,你要我站在火車站前揮汗如雨胡思亂想的等到什麼時候?
  
  一輛黑色汽車靠近,好面熟的車──記得過年哥回家時都是由這輛車接送的,車主是一位剛毅雋拔的青年,給人嚴厲難以親近的感覺,可是哥卻跟他相處融洽,還介紹說是打工地方的老闆兼房東。
  
  我想他們感情應該不錯,從俩人的互動就可看出來。
  
  車窗搖下來,果然是哥,開車的正是那個男人,哥都叫他老闆,但他自我介紹時要我喚他Vincent。
  
  「笨弟,路上塞車所以來晚了,很熱吧?先上車來。」哥笑意盈盈地說。
  
  「Vincent哥,怎麼又是你開車載我哥來?」我的口氣有些不善。
  
  不知道為什麼,總覺得哥的這位老闆渾身散發著威脅感,依照我動物般超凖直覺分析,他對我懷有隱隱的敵意~~~~Who cares?我也暗暗看他不順眼,原因?我自己也不清楚。
  
  維護哥面子,還是維持表面的禮貌,我開口問了一句後,也不等他回話,就逕自爬上車後座享受車內的冷氣了。
  
  「小華……」看我上車,Vincent叫了我一聲,算是回招呼。
  
  「笨弟,你學校九月開學,住的地方找到沒?」看車已開動,哥轉頭問我。
  
  「我想申請學校宿舍,比較便宜……」我隨口回答:「等課業上了軌道再找個打工賺零用錢……就像哥你一樣……」
  
  「……是……是呀……」奇怪,哥的回話怎麼有些不自然?我坐在駕駛座後面,看見哥的側臉暈紅,輕咳了一聲,他繼續說:「……打工……很好啊……只是得慎選工作場所……」
  
  哥又變奇怪了,紅著臉說話,眼卻滿含笑意的瞟著開車的Vincent。
  
  「哥,放心啦,我會注意找個好的工作場所,絕不輕易給人騙財騙色。」我信心滿滿的說。
  
  「騙財……騙色……」哥喃喃說了句,開車的Vincent卻突然爆出一聲輕笑。
  
  「老闆,你笑什麼?」哥不解的轉頭問Vincent。
  
  Vincent又笑了一聲,突然說:「……有時候被騙財騙色的不是工讀生,而是做老闆的那個人……」
  
  「你這麼說是因為自己有過親身經驗嗎?老、闆、」哥瞄他一眼。
  
  好奇怪,看到哥斜瞄人的那一眼裡,瞋怨中隱含澄澈如水的清甜,標緻的模樣……連身為親弟的我……也心動……
  
  真、真糟糕,我在想什麼鬼東西?有空要提醒哥別常弄出那種表情,否則一定會吸引一堆登徒子過來,瞧,就像現在的Vincent一樣,看哥看到發呆了……喂,還在開車耶!
  
  「……我被騙的心甘情願,非常高興……」開車的人傻笑著說。
  
  哥也哈哈大笑,開心的不得了,我卻很不爽,超不爽,總覺得哥跟那個外人居然在我面前交換著某些不為他人所知的秘密,太不把我這個親弟放在眼裡了吧!
  
  車停了下來,哥下車來幫我開門,順手拿了我的背包,Vincent看見了,轉個手又把背包拿了去,搶先上樓開了門。哥什麼也沒說,彷彿讓Vincent做這一切事都是天經地義的。
  
  進入二樓四十幾坪的公寓,佈置的寬敞明亮、簡約且有個人風格,客廳中擺放了超大螢幕的家庭電影劇院組,好羨幕!
  
  「哥,你就住這裡呀!」拉著哥的手,我一面打量環境一面問。
  
  「嗯,這一整棟樓都是老闆的,樓下店面的部分兩個月前租出去了。」
  
  哥邊說邊牽著我到冰箱前,拿了一罐冰到透心涼的飲料給我。大啖一口,好舒服,剛才在火車站前沾惹到的暑氣至此一概煙消雲散。
  
  可是,有哪裡不對勁──依我向來野性般準確的直覺判斷,有人在瞪我。
  
  不是哥,那只有……我立即轉頭,視線隔著沙發與Vincent在空中交會,爆出火花,一時天雷勾動地火──呸,不對,是一山不容二虎,誰怕誰?跟人瞪眼我從沒輸過,來吧!
  
  哥也似乎嗅出不尋常的味道,疑惑的看著我們兩人,問:「你們兩個幹嘛站在那裡大眼瞪小眼?這是新流行的遊戲嗎?」
  
  Vincent視線裡的敵意立即減弱,換上另一種溫柔的光,對哥說:「瑞瑞,待會David和大個要過來吃飯,你先來廚房幫我……」
  
  這傢伙肯定是個雙面人!
  
  哥顯得很訝異,不過他還是推著我走到一間收拾整齊的房間,說:「笨弟,你自己先把換洗的衣服掛好,待會自己到客廳看電視,我要去廚房幫老闆的忙。」
  
  不敢不聽哥的話,我應聲是,又怒視Vincent一眼,這次他卻不在意,心情很好的看著哥走到他身邊。
  
  我回頭環視今晚的住所,這房間不小,書桌上放著一台舊型的個人電腦,許多專業大學用書籍,枕頭棉被都相當新。我打開自己的背包,因為打算只住一天,東西不多,把兩三件衣服掛在衣櫥裡。
  
  跑到客廳超大的沙發椅坐下,打開電視亂找頻道,卻沒聽到廚房傳出什麼聲音,奇怪……
  
  約過了二十分鐘,哥從廚房走出來,一臉憤恨。
  
  我好奇的問:「哥,廚房很熱嗎?」
  
  「為……為什麼這樣問?」他話說的居然有些狼狽。
  
  「你的臉好紅哦,嘴也腫腫的……哥你還試吃辣的東西不成?天氣很熱耶,我可不想吃麻辣鍋。」我擔心起今天的晚餐。
  
  哥怔了一下,臉脹的更紅,只見他掄起沒什麼力道的拳頭,又踅回廚房。
  
  「臭老闆───」哥的吼聲從廚房門透出,氣勢十足,跟他的拳頭不能比。
  
  我竊笑,Vincent這老男人,你慘了,哥只要認真發起脾氣,我跟妹可是三天三夜都不敢跟他說半句話。
  
  還是不對勁,哥一進廚房又沒聲音了,這家的牆壁是隔音效果特別好是不是?按理說哥現在應該是將那男人罵到臭頭了才是,怎麼靜悄悄……而且,廚房門又沒關,該有的聲音就該有,無聲才是最詭異的一件事……
  
  還有,哥到底是為了什麼原因跑去罵那男人?拜託,我才剛成年,就得面對人生中許多無解的難題───to be,or not to be,該不該去廚房看看?It`s a question───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
謝謝大大的分享
謝謝大大的分享^^
謝謝大大的熱情分享
謝謝大大熱心的分享!!
謝謝大大的分享喔
非常感謝大大的無私分享呦:)
謝謝大大的熱情分享
感謝大大的分享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