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[好書推薦] 【浪漫言情】征服者的慾望 作者:丁墨

小說類型:浪漫言情
小說書名:征服者的慾望
小說作者:丁墨
推薦會員:mandy13
連結網址:http://bbs.mpbus.com/viewthread.php?tid=293372&highlight=%E5%BE%81%E6%9C%8D%E8%80%85%E7%9A%84%E6%85%BE%E6%9C%9B


文案:


我愛他
並非因為
他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征服者
而是因為
在殘酷冷血的外表下
他不過是這世間 最寂寞最執著的傢伙
內容標籤: 都市情緣 軍旅
搜索關鍵字:主角:許暮朝 ┃ 配角:沈墨初、顧澈、明泓,阿厲 ┃ 其它:穿越,兵種作戰,虐戀,獸,機器人
總下載數:57 總點擊數:668260  總書評數:4941 當前被收藏數: 4833 文章積分: 78,723,744

書  評:


以下為透劇書評


丁墨的書有很多種類型,不知道從哪個網站上看得,裡面說道比起犯罪心理他的科幻小說更是精彩
我也是這麼想的,他的科幻小說內容很天馬行空,劇情高潮迭起
雖然這是一篇言情文,但是基本上都在打打殺殺XD
先來說說主要出場人物:



許暮朝:

本文的女主角在100年前因為末日的到來,跟一隻叫光影獸的外星人基因融合
戰鬥力破表,長相身材都好個性能屈能伸,屬於打不過就逃跑的類型
因為是女主角所以桃花朵朵開,每個男人大概都愛她XD



沈墨初:

男二!!!!為什麼我要把男二擺在男主角的前面捏
只因為我站錯隊了,一直以為他是男主角對他充滿了滿滿的愛~~~~~~~
所以請大家不要站錯隊,他只是男二
喪屍之王,本文的高等喪屍都有意識不過還是要服從主人(讓人類變成喪屍的外星人)
成為喪屍的沈墨初做了很多泯滅人性的事,像是吃了自己的母親強姦女姓之後再把她們吃下肚...
100年後在跟人類的戰場上突然甦醒


    他命中註定是罪人,上天刻意將他折磨。這一次,又是他,第一個想起自己曾經有人 類的名字——沈墨初。
    沈墨初。這個名字,是因為爸爸媽媽希望你做個有內涵的、純潔的人。我們不奢求你大富大貴,只要你快快樂樂,做自己想做的事,做一個好人。
    我的母親,善良而溫柔的母親,愛我勝過愛自己的母親!百年後我終於蘇醒,可是,你在哪裡?
    原來被他遺忘的,從來不是為人的記憶,而是人性。
    當一切逐漸復蘇,記憶開始像白蟻,一點點嗜咬他的靈魂他的軀體。所有的血,所有的戰火,所有的生命,日日夜夜在他腦海裡叫囂——
    沈墨初,你知道自己到底幹了什麼嗎?沈墨初!
    威震大陸的喪屍之王,在與人類又一次大戰的前夕,終於痛不欲生——
    仿佛被意志所驅使,灰白堅硬的皮膚,一點點恢復人類的柔軟;滿身蝶形花紋,落潮般一夜褪去;當他抬頭,看到一雙純黑的眼珠,那麼純淨的、可恥的望著自己。
    他像是個局外人,冷冷的任由自己喪失足以稱霸大陸的戰鬥力;任由人類將軍在戰場將他俘虜;任由人類驚惶而疑惑的,用鐵鍊洞穿他的四肢骨骼。
    很痛,一百年來,第一次感覺到軀體的痛。可這痛如此真實,讓他沉迷不捨。
    沈墨初,曾經忠於國家忠於軍隊的上尉沈墨初;被父母寄予厚望的獨子沈墨初。這荒唐的一百年,究竟踐踏了多少血肉和生命?
    連秘密統治喪屍的比鄰星人,看到他都會心驚膽戰——他犯下的滔天大罪,誰也不能寬恕。
    他覺得自己似乎再也變不回喪屍了,他也唾棄那樣的自己。他甚至不甘心讓自己太輕易的死去。
    誰能告訴他,要怎麼贖罪,才足夠?


女主角對他說過一句話,沒有什麼是不可戰勝的,哪怕深入血脈骨骼中的基因
所以他決定要對比鄰星人報仇,過程中為了不被懷疑還要在比鄰星人面前吃人
在報仇前夕他對女角說


    ”如果那天我沒死。“他的聲音,最後竟帶了灑脫爽朗的笑意,”我會來找你,許暮朝。“


最後當他以為成功時,沒想到比鄰星人的王沒死,他又再次沉淪
咬了女主角,奪了女角角的第一次,命令女主角殺了男主角
之後女主角清醒要救男主角


    ”為什麼要背叛我,許暮朝?“喪屍王居高臨下的逼近,一隻手掐住她的脖子,將她無力的軀體從地上提起。
    ”昨天……我們不是很愉快嗎?“他將她的臉湊近自己,”你忘了,我們日日夜夜不會再分開。“
    ”沈墨初……“她用僅存的力氣,輕輕道,”沒有什麼是不可戰勝的,哪怕是深入血脈骨骼的基因。你忘了吧?“
    喪屍王聞言,忽然哈哈大笑。
    ”那是昔日的沈墨初。“他冷冷道,”而今天,再沒有沈墨初,只有喪屍之王。“
     永遠也不能回頭,永遠不能逃脫基因魔咒的,喪屍之王。


後來雖然又甦醒了,但是他知道他永遠失去女主角了

    儘管沉淪,那一夜的芬芳與契合,卻深深印在腦海裡,刻入靈魂中。以前他想過,自己不懂愛情,他對許暮朝的感情,或許惺惺相惜大於好感愛情。
    他們同樣沉睡百年,是她救贖了他,每每想起她,他的心中溫暖無比。


    於是很想,永遠擁有這份溫暖。
    可那一晚,名為沈墨初的喪屍王,無恥掠奪了她之後,那溫暖的感覺再不會有。直到如今,他終於再次恢復人性,以她的血為代價。他卻無比肯定,他愛她。
    因為他清晰記得,即使是在喪盡天良的這段時間,他也清晰記得。記得她的微笑美好,記得她柔軟白皙的身體,記得她沒有可能再愛上自己。
    他低頭看著她,情不自禁伸手撫上她依舊烏黑的長髮:”救你出去後,等消滅了機械人大軍、安置好三十萬喪屍,我的命,交給你處置,作為那一晚的代價。“


    他走上前,一字一句的說:“暮朝,我很後悔那一晚。因為我知道,我永遠失去了你。”
    沈墨初,永遠失去了,許暮朝。
    我昏暗百年唯一的光亮,唯一奢望愛上的女人,被我親手斷送,不可複得。
    不管為人還是為喪屍,即使獲得永生的自由,我也會孤獨一人,孤獨終老。

甦醒之後跟男主角的人類大軍結盟擊退機械人,雖然作者有安排男女主角的女兒愛上他
不過他到最後都沒有喜歡上她,心裡永遠忘記不了女主角
1

評分次數

  • byrlain

本帖最後由 mandy13 於 2015-9-26 17:42 編輯

顧澈:


人類之王,本文的男主角,對女主角應該是一見鍾情
確定感情的時候是沈墨初奪了女主初夜,之後叫女主殺了他


   下午小睡片刻後,顧澈再次回到作戰地圖前,根據前線的報告,思考下一步行軍策略。小白自顧自在他腳邊歡快的跑來跑去,似乎已經習慣主人的冷漠。
    而當門被人無聲拉開,輕盈的腳步聲響起,顧帥的身形,也是一頓。
    ”您又工作到現在?“柔和清潤的聲音在背後響起,”侍官準備了宵夜,我端來了。“
    他回頭,看到少女黑色長髮披落肩頭。而軍裝之上,那瑩白如玉的臉,似乎與往日不同。就像蒙上了一層無形的、淡淡的、柔和光彩。令人心神一振。
    她垂著眸,乖巧的將幾色精緻小食布在桌上。當她彎腰將熱騰騰的營養粥放在他面前時,他看到她纖細雪白的手指扣在青瓷碗上,而一縷黑色柔軟長髮,拂過他的肩頭。
    她不知道,元帥的世界,為之停頓了一秒鐘。
    他無聲的抬手,在她就要放開碗的一瞬,輕輕的,握住那柔軟的、仿佛撩撥著夜色的美麗手指。
    他抬起清澈深沉的雙眼,近在咫尺的望著她。人類之王的眼中,頭一次對一個女人,露出堅定的神色。
    是的,他不會以言語表示;亦不會輕佻辱沒。這樣的動作,於生殺千萬人的元帥,已是逾越。可他堅持著,同樣雪白的手指,緊緊扣住她的,仿佛是最不經意的,卻是最堅定的宣言。
    而她的身軀,亦在他觸碰時,微微一顫。黑密的長睫,掩去眼中的情緒。
    ”先吃東西。“她低聲道,似是羞澀,又似緊張。
    他點頭,另一隻手持起餐具,慢慢的,一口一口喝下她端來的粥。而另一隻手,卻十指交握,牽引她坐在自己身旁。
    他的目光靜靜掠過她,坐在他身旁,溫婉嬌羞的她,心中終於升起一種陌生的歡喜。只是人類之王在這一瞬忘了,她其實,是最善於掩飾自己的人。
    ”每天這麼晚吃飯不好,以後早一點。“她低頭柔聲說。
    ”……嗯。“
    ”打仗不要這麼拼命,你是人類領袖,如果身體垮了,怎麼辦?“
    ”嗯。“
    ”你太不小心了……衣領上有粥。“她終於抬頭,雙眸有閃動的情緒,”我……幫你擦掉。“
    ”嗯。“
    她慢慢靠近他的胸膛,而他清冷乾淨的氣息,成熟男人的氣息,就這樣近在咫尺。她的手慢慢接近他的咽喉。而他的眸,只是緊盯著她的,終於頭一回,有了溫柔神色。
    ”嗤——“
    輕微的聲音。
    利器入肉的聲音。


女主角在刺下去之後沒多久就清醒


    ”顧澈,你真傻……“她抱著他,柔聲旁若無人的,在他耳邊低語,”如果沒有你,人類要怎麼辦?“
    ”讓我來死吧。“她輕聲說。
    就讓我為你而死。為你終於無聲握住我的手,為你重傷之後的一抹驚痛,為你站在我身前,從未離開過。
    她輕輕的將他放在柔軟的沙發上。她站了起來,魅藍上挑的眼,血紅巨大的翅膀。
    而喪屍王亦沉默站立著。
    ”沈墨初……“她一字一句的道,”從此,我們恩斷義絕。“
    眸色昏暗一片的喪屍王,身子微不可見的一顫。然而他很快抬頭,眸色赤寒:”不忠的喪屍,殺!“


後來顧澈為了救女主角重傷昏迷
在女主角被機械之王抓去時從昏迷中醒來,之後馬上去救女主角

    她忽然呆了呆,抬手,輕輕抓住他的衣領:“你瘋了……孤身跑到這裡……太冒險了!”
    他腳步不停,蹙眉:“你失血過多,閉眼,別講話。”
    “你們……怎麼穿過敵人防線的?根本沒可能啊……”她喃喃道。
    顧澈低頭盯著她。她忽然看到,他清亮雙眸中,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奇異光芒在閃動。
    “我說過,閉嘴。”他低頭,清冷的脣瞬間逼近,有些生澀卻堅決的,封堵住她蒼白失血的嘴。
    許暮朝瞪大雙眼,感覺到他的氣息,從未有過的親密貼近。而他的舌是截然不同的溫熱,在短暫停頓後,目標明確的撬開她的脣,找到她冰冷的舌。
    她覺得全身熱血都沖上頭部,加重了自己的暈眩。而元帥突如其來的吻,一如他本人,明明冷靜自製,一觸即走。卻分明讓她感覺到,那冷靜背後默默壓抑的熱烈。
    他抬頭離開,目不斜視正視前方,淡淡再次下令:“聽話。”
    許暮朝卻只覺得滿心都是熱熱的歡喜,又甜又澀,複雜難言。而此刻,她被他堅定的抱在懷中,她品嘗到的,卻是不可言喻的兩情相悅的幸福。
    她只覺得臉上滾燙滾燙,她想就算失血過多,自己也一定臉紅得厲害。可他卻一副沉穩模樣,素白的臉不曾染上一絲緋紅。
    許暮朝猛然抬手,抓住他的衣領輕輕一扯。他微一蹙眉,怕她用力牽動傷口,立刻順著她的力氣靠過來。她紅脣迎面而上,重重親上他的。
    他長眉猛挑,美眸微怔。卻在短暫的被動後,迅速以更重的氣息,壓向她的脣舌。長舌像是要吸盡她口中所有甘甜,輾轉反側。如此強勁、溫柔、不留餘地。
    過了一會兒,他才放開滿臉通紅的她,只是將她更緊的抱在懷中。而他的腳步雖不曾放緩,目光依然直視前方,俊臉卻終於染上紅暈。
    她體力又有些不支,終於聽話的閉上眼,卻還是歎了口氣:“阿澈,我想你。”
    他當時沒有吭聲。過了許久,許暮朝她已陷入昏睡,卻朦朧聽到他低沉動聽的聲音。
    明明是簡單回應,他卻語氣堅定如向發佈全軍通告,聲音又緩又重:“很想你。”


後來當然就是相親相愛一起面對敵人,男主角的感情我覺得是蠻突兀
要看到很後面才知道他是多愛女主角,個性意外純情,有強烈的反差萌
冷酷的元帥,面對感情卻很...XD


    她知道顧澈心裡有她;她也知道兩人兩情相悅姻緣天成。可是原來,在那麼早的時候,她還是個威脅,大陸局勢不明。從來冷酷果敢的他,竟然就因為一個危險的許暮朝, 銷毀那麼有價值的病毒。
    竟然這麼肆意,這麼隱忍,這麼盲目。
    盲目到,令人心疼的地步。
    顧澈說得對,她不明白,她原來真的不明白,他對她的愛。
    她一步步走向樓下花園。那是個叫做癡園的地方,元帥不擅長談情說愛,在愛情氾濫的時候,也只會像中學生一樣,把她帶到陰暗的花園角落,擁抱親吻,滿足無比。
    她毫不意外的靜靜一池清澈水面旁,看到顧澈正面向自己矗立,黑眸如繁星,那麼溫柔,那麼專注。或許是因為剛剛略重的語氣,他的臉又習慣性繃著,長眉微蹙。
    他就站在那裡,並不懂上前來哄一哄自己心愛的女孩。
    許暮朝慢慢走過去,伸出雙臂,環抱住他纖細的腰身。他沒吭聲,卻忍不住抬手,將她抱入懷中。
    她將頭靠在他胸口,閉上雙眼,聲音是從未有過的溫柔:“阿澈,我真的……很喜歡你啊。”
    他的身軀如同雕像般一動不動。
    他沒吭聲,只是用灼熱的脣,狠狠回應她的表白。
    他將她抱起,溫柔的放在草地上。他雙手緊緊扣住她的,高大身軀極具佔有欲的將她覆蓋。他用脣咬開她的軍裝,沿著她雪白的脖子一直向下,貪戀得近乎崇拜的,吻遍她柔軟的全身。
    然而當他覺得,再深情的吻,也無法詮釋自己的心意時。他的俊臉在夜色中薄紅,靜靜的移到她的耳邊。
    他的語氣,仿佛向整個大陸發佈戰爭通告。他的聲音,是那麼平靜而堅定。
    “許暮朝,我愛你。”
1

評分次數

  • byrlain

阿厲:


可憐的砲灰,男主角的弟弟,在戰場上被獸族統領抓去當禁臠
多次刺殺統領卻沒有成功,之後遇到女主角
個性非常單純堅忍
為了跟女主角逃離被機械之王改造,犧牲自己的雙腿


   “我終於知道,機械人基本原則的內容。”
    許暮朝低著頭,慢慢道:“以雙腳為代價?”
    他點頭:“以雙腳為代價。沒關係的,我的身體……明徽相信了我的誠意,我已經是半個機械人,所以她告訴了我基本原則的內容。”
    他看著許暮朝,認真的說:“許暮朝,我要逃出去只怕很難。但是你也許可以。我希望你以生命起誓,如果你能出去,請將基本原則中隱藏的大秘密,轉告人類。”
    身體的探索
    少年的目光清澈而堅定,卻讓許暮朝徹底刮目相看。
    如他所說,這些年他活得如此骯髒,比牲畜還不如……可他原來,從未屈服過。
    “以半獸之名承諾——”許暮朝看著他,“如果我不死,一定將基本原則告訴人類——我也會盡我所能,帶你出去。”
    阿厲抬眸望著她,露出淺淺的溫和的笑。
    之後,他臉色凝重起來:“機械人基本原則——不惜一切代價,消滅大陸所有人類、喪屍和獸族。”


後來明明已經逃離獸族,為了女主角又重新被獸族統領囚禁
最後毒殺統領自己也死了,深愛女主角
覺得自己配不上女主角


       第一次遇到許暮朝,是在圖雷的房間。我被他踩在腳下,而這個女人,為了另一個人類男人,拒絕了圖雷交換的要求。
  呵……獸族女人嗎?不過同樣的骯髒不堪吧?
  可多日後,我卻被圖雷送上了她的車隊。我知道此行必然坎坷,或許會走向死亡。因為臨行前日,圖雷在我耳邊狠狠道:“讓你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,或許你會更加聽話……”
  可是我很高興,我發誓就算死,也不會再落入圖雷手中。
  再後來,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喜歡了上她呢?是從她在西蕪島,將我從眾獸手中救出開始;還是從她豪氣乾雲的背著我,游過茫茫大海開始?
  不,我想起來了。是從我看到她在明泓的逼迫下,緩緩脫掉自己的衣服開始。
  那時,我憤怒的沖了出去;那時,我對自己說,任何男人,看到自己心愛的姑娘被欺負,都會不顧一切的沖出去。
  許暮朝,原來你是我心愛的姑娘。
  如果我們在帝都相遇,我會手捧玫瑰,站在你家樓下,朋友們或許會笑話,可我不會退縮。我會像個真正的男人,執著的追求你。
  可現在這樣,我只能默默喜歡你。你是強大的女半獸,而在你眼中,我不過是個柔弱的低賤的男寵吧?
  儘管你身邊的男人,都強大到驚人。喪屍之王、機械人將軍……我看著你和他們周旋,我不願你屈就於他們。
  是了,還有哥哥。在我心中,他才是這世上最好的男人,我要把他介紹給你。
  你卻以為我開玩笑。
  在你即將孤身前往中路軍大營與圖雷周旋時,我卻如此不安。是預知了我們的分離嗎?所以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你。
  你柔軟的嘴脣,淡淡的香氣。這樣美好的你,怎麼會是半獸?而我,怎麼捨得讓你孤身赴險?哪怕我只能站在一旁,看著你?
  當圖雷的近衛軍再次俘虜了我,我沒有告訴任何人,我是故意現身。
  到今天,我再次回到地獄,我終於殺了圖雷,我死而無憾。而我最大的後悔,不是當年莽撞離家從軍;不是沒有說出身份以換取自由;也不是沒有聽你的勸,跟哥回到安全的帝都。
  我最大的悔恨,是當日沒有強迫你,跟我一起回帝都,才讓你再次落入圖雷手中。  
  此刻,我不會奢望會有人來救我。大哥、你,或者其他獸兵、人類。
  我應該活不了吧?沒關係,我只希望上天保佑你,能夠化險為夷。  
  有個小秘密我沒有告訴你——我在獸族大營留下一封九級密碼信。在信中,我要哥哥代替我照顧你一生。
  我希望,你們永遠相愛,永不分離。  
  如果萬一,你亦不幸遇難,沒關係,暮朝,我們在黃泉相見。
  如果你不嫌棄,我們永遠相愛,永不分離。


女主角是在阿厲失蹤之後遇到顧澈,她一直都不能接受阿厲可能已經死了


    房間另一側的角落,光線更加昏暗的地方,一個人背對著她,靜靜坐在竹制籐椅中,不知坐了多久。
    許暮朝驟然一驚——是誰?這樣神秘的,坐在毫不設防的她身旁?
    那人穿著白色軍裝襯衣,高大清瘦的背影,挺拔如松。他就這樣獨自坐在黑暗裡,就像坐在黑夜中,整個人透著清冷寂寞。
    許暮朝心跳如擂——是誰?到底是誰?
    仿佛察覺到她的注視,那人緩緩回頭,如大師素描的俊美側臉,隱隱浮現。
    大約是藥物作用,她的雙眼在這樣的光線下一直模模糊糊。可即使是朦朧的輪廓,也足以讓她瞬間哽咽。那靜美絕倫的側臉,那清瑩璀璨的眼眸,
    如同當日初相見,令許暮朝心中山崩地裂驚心動魄。
    他沒死!他沒死!
    破碎紛亂的畫面,仿佛撕裂的閃電,於她混沌的大腦呼嘯而過——多少天來,形影相弔的獸族統帥,望著戰場硝煙滿地屍首,卻不能去想,不能去提;那些關於他被擒後的種種傳聞,
    稍一聽聞,就令她無端沉默一直沉默;她只要一閉上眼,仿佛還能看到,自己的身旁,純潔美好的少年,微笑如天使說:“暮朝,我們一起活。”
    而最後的畫面,是她平生第一次大開殺戒,斬殺曾經染指於他的半獸族人;當她滿身血腥的站在圖雷的臥室,那裡處處清冷血腥暗黑一片,而那個溫柔的少年,就好像從未出現過。
    “阿厲!”她幾乎用盡全身力氣喊出他的名字,可聲音卻乾涸梗塞得如此沙啞難聽。而他坐在那裡,沒有動彈,沒有言語。許暮朝卻偏偏看到,那舉世無雙的清澈眼眸中,震痛一閃而過。
    她一步一步,終於走到他面前,終於相見。從今往後,再不要他受苦,再不要失去這個親密夥伴。
本帖最後由 byrlain 於 2016-5-30 22:13 編輯

明泓:


機械之王,本來想把女主角改造成機械人,後來卻愛上女主角
是平行世界王室的二皇子沐王子(本身就是機械人跟人生下來的)所製造的機械人,身上的驅動晶片塔奈之心是沐王子本身的
這要說明一下了二皇子有個心愛的人,那個人就是跟女主角基因融合的光影獸
後來沐王子臨死前把塔奈之心裝在明泓身上,不知道這是明泓被女主角吸引的原因嗎
也是一個超級大砲灰= =對女主角很執著


    他是機械人,他怎麼會去愛人?
    終於,顧澈昏迷,沈墨初沉淪。明泓欣賞的兩個男人,可以與他爭奪她的兩個男人,統統無能無力。而精於計算的機械人,用十個城池換來了她。其實這是雙輸的利益交換。
    她對人類的價值,遠大於十個城池;她對於他,如果不改造,根本一文不值。
    那些人類交出她,是因為愚蠢;可他接受她,是什麼呢?
    失去自我的喪屍王,依然會對她戀戀不忘。可是機械人明泓,為什麼這麼想要得到她?
    他想了想,是因為愛情。
    不是因為他愛她,而是因為他要學習愛情。
    他是代表最高智能的機械人,他是最優秀的終極種族,怎麼能連愛情也不懂?
    她要他放走其他人,他照做;她害怕被改造,他承諾。
    他要的,只是一個愛人。雖然他覺得自己並不愛她。
    而她,滑頭而厚顏的許暮朝,舌燦蓮花的許暮朝,所向無敵的許暮朝,怎麼會不識時務,不陪他玩這場愛情遊戲?
    每天的早安吻,她的笑靨準時如鮮花芬芳綻放;她為他打理衣著,柔軟的手撫過他的襯衣;每天她躺在他懷裡,居然能酣然入睡,神色安詳。
    他懂的。她那樣的性格,既然已經落在他手中,就既來之則安之了。她一向是這樣,能屈能伸。
    只是他通宵不眠的望著她,心情平靜,既不會喜悅,也不會疲倦。可是當某天夜裡,她一個翻身,低喃了一句:“……澈……”他卻一下子反應過來。
    不是撤退的撤,是顧澈的澈。
    她燦爛笑顏下緊握得發白的手指關節,是為了顧澈;她溫柔目光透過他,看的是顧澈;她夢中喊的人,是顧澈。
    認識到這一點,明泓並不覺得自己會憂傷。
    只是,也會在會議當中中斷,跑回臥室,將她抱在懷裡繼續。他說不清楚那是為了什麼,只是軟香在懷,他覺得滿意;
    也會不顧她的抗拒,抱著她踏入泳池。她的身體一如記憶中完美。奇怪,他明明造過比例更佳身材更好的機械人,他卻只在她身上用“完美”這個形容詞。
    可她還是逃了。不知她與沈墨初玩什麼欲擒故縱的把戲,她被喪屍放跑,又被沈墨初抓了回來。
    他早猜到她要逃的,也知道如果沒有人幫助,她逃不掉。坐在回程的機上,想到對她的懲罰,他沒來由又覺得高興。
    只是,當他看到她躺在那裡,他為她精心挑選的衣裙被撕的粉碎;喪屍王趴在她身上,大口大口吸食她的鮮血;而她那漂亮的雙眼迷濛一片,仿佛隨時即將死去……
    受不了,明泓覺得受不了。
    他不惜威脅哈金斯,不惜與沈墨初為敵。他小心翼翼將她抱回臥室。他可以縱容她的逃跑,可他怎能忍受,有人吸食她的鮮血致死?
    她明明屬於他!似乎從見到她第一面,這個認知,就已打入他的腦海!
    所以第二天對她的侵犯,意欲交/合,或許不是因為明泓獎懲分明,而是因為他要她。
    只是當他再次看到那嬌羞幼嫩的私密;看到她被打開雙腿後,滿臉的痛楚悲憤;他以為自己會做的種種事,被她一句“你不愛我”,打得煙消雲散。
    他就這樣放過了她。當時他不知道,從此他再無機會。只是到他死,也沒有後悔放過她。
    終於,她逃了。愛她的人幫助她逃跑;她愛的人,丟下一切只為與她重逢。當明徽請求他引爆炸彈時,他卻在靜默的一瞬,想了很多。
    他想起她每一個清晨溫柔而甜美的笑意,每一個親昵溫順的觸碰;
    想起自己屢屢有改造她的機會,卻被她其實不太有說服力的說辭,說服;
    也想起了,每次見到許暮朝時,心臟部位那顆礦石,隱隱的波動;
    許暮朝,你怎麼能說我不愛你?
    我覺得我從很久很久以前,就開始愛你。
    人類的愛情,是荷爾蒙的趨勢,是基因的吸引;而機械人的愛情,是複雜電路板上超出原本嚴密程式的,一段隱藏在晶片深處的錯誤編碼,足以致命的錯誤編碼。
    所以,他對明徽說:“如果得不到勝利,至少向世人證明,機械人的愛情。”
    當他說出這句話時,忽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。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,他生來就為了這個悖論而有隱隱的困擾,而如今,他終於得到答案。
    失去勝利失去領地,甚至連基本原則都失去的機械人,終於擁有了愛情。儘管這段愛情裡,從始至終,只有一個人。
    不,一個機械人。
    而當機械將軍當著世人向心愛的女人表白後,即使沒能完成基本原則,卻可以安心的自殺;
    當肖克揭露了一切過往,那個沐王子的命運,並不令機械人將軍同情、抑或感同身受;只是當肖克談及塔奈星,卻令明泓覺得親切。他會想,難怪我會想要愛情,因為我有塔奈之心。
    只是他卻忘了,  塔奈之心,早已被掏出,在肖克的手中。
    將大陸攪得一團混亂的機械人將軍,終於變成一具毫無生氣的金屬軀殼


本文唯一的缺點就是配角太閃, 反而讓男主角的光芒暗淡了
其他都很熱血沸騰,大推
感覺好好看喔∼
好期待喔∼
趕快看內文去嘍!!
感謝大大熱心分享~~~
感謝作者的分享,丁墨真的很厲害
丁默出品必屬佳作
這題材好新穎
謝謝分享^^
返回列表